6月16日,在新疆人民醫院兒科病房內,阿依鮮古麗(右)和媽媽。
  本報記者 胡仁巴攝
  核心閱讀
  塔吉克族女孩阿依鮮古麗,7歲時患了一次感冒,因沒能及時治療,病情逐漸嚴重,肺部出現纖維化。當地除醫保、低保外,還專門撥了救助款項,但對治療一時還不夠。
  中央戲劇學院的大學生康乃瑤從當地支教的朋友那裡得知了阿依鮮古麗的遭遇。她和朋友們通過網絡募捐,湊錢接阿依鮮古麗到烏魯木齊接受治療。在這個過程中,越來越多的愛心開始匯聚……
  “女兒咳啊咳,整夜整夜地睡不著”
  6月16日,在新疆人民醫院兒科2病區,記者見到了塔吉克族小姑娘阿依鮮古麗。她穿著鮮艷的紅裙子,1米40的身高,體重卻只有29公斤。
  “新疆目前不具備相關醫療條件,最好由北京或上海條件很好的醫院完成相關診斷和手術。”17日上午,阿依鮮古麗的主治醫生迪力夏提·買明江告訴記者,阿依鮮古麗肺部感染嚴重,全部支氣管擴張,大面積肺葉不張並且已經出現纖維化。
  阿依鮮古麗,在維吾爾語里是月亮花的意思。
  這朵美麗的月亮花和媽媽阿麗同古麗·米曼相依為命,生活在新疆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阿克陶縣塔爾塔吉克民族鄉。家裡唯一的收入,是靠媽媽阿麗同古麗去外地打摘棉花的短工。
  5年前,阿依鮮古麗患了感冒,因家境貧困延誤治療,一拖便拖嚴重了。從7歲到12歲,怎麼治也治不好。從去年開始,阿依鮮古麗的病情愈發嚴重起來。
  今年3月,阿麗同古麗帶著去年摘棉花賺來的4000元錢,帶女兒來到烏魯木齊一家醫院看病。醫生說,這病我們看不了,得到內地看,要治好,恐怕得花40多萬元。
  這個天文數字嚇壞了媽媽阿麗同古麗,而4000元錢也很快就花光了。她為女兒買了一個月的藥,兩人回家了。
  4月,阿依鮮古麗的藥吃完了。她的病情日益惡化、無法學習,只能輟學在家休息。
  為了幫助阿依鮮古麗一家,當地將阿依鮮古麗列入低保戶範疇,每月有300元的低保補助。今年年初,除醫保外,當地還為阿依鮮古麗解決了3萬元的救助款項,就醫自付部分可以在這3萬元裡面再次報銷。今年3月,阿依鮮古麗在烏魯木齊兩次就醫,醫保分別報銷了6000餘元和7000多元。但是,這對於治療一時還不夠。5年來,母女倆跑了6家醫院,花了5萬多元,本就貧困的家已是負債纍纍。阿麗同古麗不知道怎麼解救病痛中的女兒,只是天天不停地抹眼淚。
  “女兒經常因為喘不上氣來,不停咳嗽。甚至晚上都一直咳啊咳,整夜整夜地睡不著。”阿麗同古麗對記者說:“6月初,我們在北京、山東和烏魯木齊的好心人的幫助下,終於湊夠治病的錢,才能來烏魯木齊治病。”
  “我們是同胞,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她受折磨”
  在北京,一個叫康乃瑤的姑娘為幫阿依鮮古麗治病,不斷地奔波。
  康乃瑤是中央戲劇學院一名研三的學生。5月初,她在微信朋友圈看到朋友發了阿依鮮古麗和母親的照片,瞭解了這個不幸的姑娘的遭遇,心裡很難受。用康乃瑤自己的話來說,她是個“眼窩特別淺的人”,見不得這樣的事。她當即給朋友留言,“我們能怎麼幫幫她嗎?”
  朋友把孩子母親、當地學校老師的電話給了康乃瑤。
  半個月內,她給這些素未謀面的陌生人打了幾百個電話,話費都花了將近1000元錢。“我得核實,這事是真是假啊。我就反覆問,問細節。”越問,瞭解得越細,康乃瑤覺得,自己越有責任幫一把。
  她還清楚記得第一次和女孩兒媽媽通電話的內容。“阿麗同古麗問了我五六十個怎麼辦:‘我女兒的病怎麼辦?’‘我們沒錢怎麼辦?’‘醫院說治不好怎麼辦?’……”康乃瑤說,“接到我的電話,她媽媽就像終於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樣!”
  康乃瑤和朋友湊了5000元錢,打到阿麗同古麗的銀行卡上。希望終於來臨時,阿麗同古麗卻有些退縮:萬一孩子的病治不好咋辦殺鳶押眯娜說那朔蚜耍�
  康乃瑤對這位媽媽說,不要多想,快帶孩子去烏魯木齊,再做一次檢查。能不能治,該怎麼治,大家一起想辦法。
  從縣裡坐火車去烏魯木齊,要近30個小時,硬座93元,卧鋪200多元。康乃瑤囑咐阿麗同古麗,孩子病這麼重,你們買兩張卧鋪票吧。可為了多省200元錢,她們母女倆最後還是買了硬座。
  康乃瑤今年研三,正在找工作的關鍵期,無法去烏魯木齊。輾轉通過朋友,她拜托了一名回族朋友幫忙去照看,朋友又拜托了在烏魯木齊讀大學的維吾爾族姑娘阿伊古再麗,阿伊古再麗接待了這對母女,並帶著他們住進了新疆人民醫院。
  “孩子看病很花錢,後來又給了他們3000塊,也很快花光了。”康乃瑤說,“我個人的力量實在有限,所以才想看看能不能通過網絡募捐。”
  為阿依鮮古麗募捐的帖子在豆瓣網發出之後,兩天內就募到了1.3萬多元。
  康乃瑤說,“最多的一筆有5000元,少的只有幾十塊甚至帶著幾毛幾分的零頭,一看就是把賬戶餘額全部轉過來了。很多網友說自己只是學生,只能從飯錢里省出一些。每一筆捐款我都特別感動。”
  為方便捐款,後來開通了支付寶捐款通道,賬戶由當地小學的老師阿依布比·尼扎爾負責,她的手機設置了短信提醒。康乃瑤說起來還有點樂,她說,“阿依布比問我說怎麼辦啊,手機嗡嗡嗡一直響,怎麼這麼多人捐款啊。”
  當然,捐款總免不了有人質疑。康乃瑤說,“很多沒見過面的網絡朋友都願意相信我,說我不是騙子。我的導師也幫我募捐,說願意以他的名譽為我擔保。”
  康乃瑤從沒去過新疆。她對這片遙遠的土地只有幾個簡單的概念:很美、很廣闊、少數民族能歌善舞。“民族雖然不同,但都是同胞。”康乃瑤說,“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一個小姑娘這樣受折磨,我願意盡我所能去幫助她。”
  “考上北京的新疆班,我讓學生們來看你”
  在瞭解到這個情況的同時,記者聯繫了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看能不能獲得一些幫助。
  17日下午,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副秘書長薑瑩告訴記者,阿依鮮古麗的情況,9958(兒童緊急救助熱線)能介入救助。雖然她的病癥不在直接撥款範疇內,但是兒慈會將使用新媒體合作平臺來募集資金,對她進行救助。
  “目前,工作人員已協調烏魯木齊方面將檢查資料發到北京,9958助醫部會找專家咨詢評估病情,以制定下一步的救助計劃。”薑瑩說。
  而截至目前,康乃瑤設立的捐助賬號也已經收到5萬多元的善款。但是她依然在不斷發愁,擔心善款怎麼使用,擔心阿依鮮古麗能不能順利到北京就醫……
  得知專業基金會將介入救助,康乃瑤為阿依鮮古麗高興,也終於鬆了口氣,她開始考慮後續的一些事情。
  塔爾塔吉克民族鄉在帕米爾高原上,海拔很高,當地人以放牧為生,基本沒有種植業。“阿依布比告訴我,很多孩子因為貧困而失學。”康乃瑤說,“但是當地孩子都特別爭氣,特別上進,都想考到烏魯木齊,考到北京。救助了阿依鮮古麗以後,如果善款有剩餘,我和朋友們想能不能通過設立獎學金之類的方式,給當地貧困孩子受教育提供一些幫助。”
  當地小學的老師阿依布比在QQ上對康乃瑤說,“感謝幫助阿依鮮古麗的好心人們,感謝你。等我的學生們考上北京的新疆班,我讓他們來看你。”
  康乃瑤笑了,“一言為定。”
  (救助阿依鮮古麗的後續情況,本報將持續關註)
  @窈窕小妖:能力有限,捐100元錢,希望小姑娘早日康復,感受到來自這個世界濃濃的暖意。
  @緇衣稻稻:塔吉克族人大都憨直豪爽,我希望能幫助到她。
  @鎂硒:希望大家多多伸出援手。你的一點愛心,能夠照亮阿依鮮古麗的整個生命。
  @偶才是樹上的男爵:原博是我學生,我以名譽擔保這次募捐百分之百可�
  @王德志可汗:孩子能來北京就好了,吃住我們這邊解決,看病錢我們一起解決。
  ——以上評論摘編自康乃瑤(署名“康莊大”)的新浪微博  (原標題:阿依鮮古麗,我們來幫你(民生調查))
創作者介紹

Fried Udon

ei13eifk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