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調查)副鎮長喝死,75萬元埋單公款如此好花?——廣東樂昌又出“酒烈士”
  新華網北京8月17日電 (記者李建國 張志龍)又見官員“酒後猝死”,鎮政府花75萬元“擺平訴求”:近日,這起今年初發生在廣東韶關市樂昌市沙坪鎮的“酒後猝死”事件,因群眾舉報,引發公眾軒然大波。
  8月16日,樂昌市有關部門在接受新華社記者獨家採訪時表示:“賠償協議”是鎮政府擅自與死者家屬達成,鎮領導還擅自決策“動用財政資金”支付高額賠償,一名鎮主要領導“涉嫌嚴重受賄”……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
  老闆宴請“鎮班子成員” 副鎮長當晚“猝死”
  這是一場老闆宴請的酒局。韶關和樂昌市紀檢部門向記者介紹,事發2014年2月20日,當地一位承包經營該鎮水電站的老闆,邀請沙坪鎮全體班子成員吃晚飯。當晚鎮班子成員約10人應邀參加,席間喝了酒。
  晚宴就設在該老闆自家開的酒店里。儘管時隔大半年,在沙坪鎮,不少當地群眾談及這場晚宴仍記憶猶新。“人死了以後,家屬就鬧得很厲害,這讓鎮上很多人對當晚喝酒的事一清二楚。”
  一位當事人介紹,當晚散席後,副鎮長黃宜賓回到宿舍。次日凌晨3時左右,黃宜賓突然發病,其妻子撥打沙坪鎮派出所電話報警求救,隨後當地鎮醫院醫務人員趕到其宿舍實施搶救,最終搶救無效死亡。經公安刑偵和法醫初步鑒定,黃宜賓死於突發心肌梗塞。
  人一死問題就暴露了。一些鎮幹部說,很多人本來不知道當晚的宴請酒局。畢竟中央八項規定擺在那裡,像這種全體班子成員公然出席一個老闆的宴請,讓當晚赴宴的人都“比較害怕”。
  一名鎮幹部表示,黃宜賓老家來了幾十名親屬,圍在沙坪鎮政府數天。“那幾天根本沒法辦公,一些辦公室水壺、桌椅都打爛了。”
  “75萬元”高額賠償:動用財政資金支付?
  在賠償金額方面,雙方最初差距很大。黃宜賓親屬最初提出上百萬元的賠償要求,鎮政府則建議死者家屬可向當晚赴宴人員追討民事賠償,雙方一度僵持不下。耐人尋味的是,赴宴人員中大部分都是鎮班子成員。最終由鎮黨委書記彭仁學拍板決定“75萬元”的高額賠償。
  這個賠償方案顯然也顧忌到各方壓力。一位鎮幹部說,事情發生後,樂昌市委、市政府迅速派出維穩工作組趕赴沙坪鎮指導處理;沙坪鎮與死者家屬達成高額賠償協議,主要是想迅速“平息家屬訴求”,不想把事情鬧大。
  然而,這個“賠償協議”在實際操作中沒有合法性。
  8月16日,樂昌市紀檢部門接受記者採訪時介紹,已認定該賠償協議是沙坪鎮“未向市委、市政府報告,擅自與死者家屬達成的協議。”
  沙坪鎮所採取的方式,是直接動用有關財政資金支付這“75萬元賠償款”。這引起了一些鎮幹部、群眾的不滿。
  當地一些鎮幹部說,國家相關法規明文規定,財政資金使用是直接為行使和實現國家職能的需要。對財政資金審批管理有一整套嚴格要求。其中專項資金要求進行單獨核算、不能挪作他用。
  基層“酒烈士”頻現 “四風”存在頑固性
  沙坪鎮這種行為,很快因群眾舉報被紀檢部門查實。樂昌紀檢部門認定為“沙坪鎮主要領導彭仁學嚴重違反有關財經紀律,擅自決策動用有關財政資金支付了相關賠償款”。
  韶關市紀檢部門提供的材料顯示:群眾反映的沙坪鎮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喝酒致人死亡等問題,初步查明情況屬實。沙坪鎮黨委書記彭仁學還涉嫌受賄等嚴重違紀違法行為。
  據瞭解,韶關市紀檢部門是到沙坪鎮財政所查看賬目後,在現場帶走了彭仁學。韶關市紀委介紹,案情已初步查明,於8月1日對沙坪鎮黨委書記彭仁學立案調查,並於8月13日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記者採訪瞭解到,當前一些沙坪鎮幹部群眾仍對“副鎮長酒後身死”事件處理結果不滿意。“明明是鎮班子成員10個人都出席了宴請,但目前只有鎮黨委書記一個人接受調查處理。”
  樂昌有關部門提供的解釋是:當晚宴請是為了協調與周邊群眾關係,每年春節該老闆都會主動邀請鎮班子成員吃頓飯。
  這個解釋並不能令人信服。一些鎮幹部群眾說,該老闆與當地鎮政府有業務承包等公務關係,屬於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宴請。按照黨紀規定應當予以迴避。
  僅今年以來,各地發生了多起陪喝酒致死悲劇:安徽祁門民警酒後摔倒致死、廣西來賓副鎮長醉死食堂、湖北恩施地稅幹部酒後猝死……
  山東大學社會學系教授王忠武認為,中央八項規定之後,各地官員“酒後猝死”頻發,表明官員“四風問題”存在反覆性和頑固性。此類事件處理決不能再由政府“埋單”,對其中違法違紀應一查到底。
(編輯:SN123)
創作者介紹

Fried Udon

ei13eifk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